第100章 贤王的瘦马前妻08
书名:快穿之黑化前妻重生了 作者:蚁声 本章字数:2380字 更新时间:2021/05/19 00:23:14

殷赛雪欲哭无泪,这可怎么办?苟在这里做小妾,迟早被打死!

她好想回现代,有空调有手机,随便说臭不要脸。

哪怕当个穷屌丝都没关系,没钱就去搬砖,送外卖,洗厕所,赚点生活费饿不死就行了。

赫连晟看她脸上表情千变万化,觉得逗她很有意思。

“相当我正妻,也不是不行,先把这四本书背熟,考试合格再说”

女德,女则,女训,烈女传。

“行,我马上背,一炷香,你来查”。用系统作弊背稿,她是专业的。

赫连晟吃惊她这么快就答应,笑着说给她两柱香时间。他正好有事要去见大都督,回来的时候,要是她背不出,看他怎么脱了她打屁股,敢欺骗夫君,先打10下。

殷赛雪赶紧一页页的往系统里存档,这些书原主都没有学过。她自己记忆里没有。

文绉绉的古文,没有白话翻译,连蒙带猜,大概明白意思。

不一会儿,赫连晟回来了,还带了大都督给她的赏赐,一柄玉如意。

赛雪赶紧放箱子里锁了起来,这么趁手的工具,她怕自己冲动之下,把赫连晟后脑敲了,绝对不能放眼前!

敲的后果就是,当庭打50杖,再坐牢3年!

赫连晟只当她是太珍惜,才细心收纳起来。她喜欢玉如意,那他以后送她更多更好的。

赛雪准备好了,来吧,抽查她背书吧,哈哈!

赫连晟随意点了几个地方,没想到她竟然会背。

又点了几处,也能背。他怀疑她以前学过,没想到殷家养瘦马竟然注重培养道德。

赫连晟来了兴致,抽了一段考赛雪,这句是何意?

“加粉则思其心之鲜也”?

加了粉的心脏更鲜美?什么粉?辣椒粉,孜然粉?什么心?鸡心还是羊心?

殷赛雪心里嘀咕,总不会是“加了辣椒粉之后就可以YY烤鸡心的鲜美?”

赫连晟看她琢磨半天答不上来,又问了几个地方,也一问三不知。

“小鹦鹉学舌!”

“谢晟哥夸奖”

“没夸你,赶明儿,给你请个教养嬷嬷,你跟着好生学,学好了才能扶正”

“不用请嬷嬷,你抽空讲一遍,我就懂了,真的,不骗你,我记性好着呢”

“行,人前教子,背后训妻。你进了门,我抽空教也是应该。今天我先给你讲女训。

心就像头和脸一样,需要认真修饰。脸一天不修饰,就会让尘垢弄脏;心一天不修善,就会窜入邪恶的念头。人们都知道修饰自己的面孔,却不知道修养自己的善心。脸面不修饰,愚人说他丑;心性不修炼,贤人说他恶;愚人说他丑,还可以接受;贤人说他恶,他哪里还有容身之地呢?所以你照镜子的时候,就要想到心是否圣洁,抹香脂时,就要想想自己的心是否平和,搽粉时,就要考虑你的心是否鲜洁干净,润泽头发时,就要考虑你的心是否安顺,用梳子梳头发时,就要考虑你的心是否有条有理,挽髻时,就要想到心是否与髻一样端正,束鬓时,就要考虑你的心是否与鬓发一样整齐。”

殷赛雪小鸡吃米不断点头,表示自己都懂了,还一字不漏的复述了一遍。

赫连晟惊奇她的聪慧,又接着教了一女则。

没想到她又是一遍就会。直到四篇讲完,才花一炷香的时间。

赛雪很开心,终于不用当妾了,赫连晟直接问她以前在亲生父母家叫什么名,哪里人。

她说自己不知道,小时候被拐卖了,没有父母的印象,只记得很多漂亮的丝绸,听说人贩子把她卖了50两。

赫连晟蹙眉,他会派人去一趟扬州调查事情始末,16年前有好些家报案被偷了女儿,甚至包括贵人家。

东厂掌管天下情报,想查的事就没有查不到的。

时辰不早,赫连晟拉着赛雪歇下了。

赛雪没反抗,浪费力气罢了,不论是小妾还是正妻,都不能拒绝丈夫的合法权益。

赫连晟没想到被女子四书教导后的赛雪竟然这么乖,一夜爱不释手,酣畅淋漓,他好欢喜。

接下来几天,每天早上赛雪都能得到一碗补药,大都督的夫人专门派嬷嬷给她的。

剧情里原主也有,和六皇子在一起几年,府里有嬷嬷专门为她熬药。原主不懂,以为是补药,一直坚持喝。

她懂,这应该是避子汤。小妾在正妻进门前就生出长子,哪有好人家的女儿愿意嫁?

大夫人作为长辈这样处理并无不妥,她喝过药也没有出现不适感。这辈子赛雪不想生孩子,所以坦然接受。

一连几天,赫连晟早早就放衙回家陪赛雪,一日没扶正,赛雪一日不敢放肆,按原主所学尽心伺候。

赫连晟把早就备案的正式婚书偷偷藏起来,逗弄他的小妻子太有意思。

有天上午,门卫那里派人来通禀,说皇商王家有人来寻新进门殷夫人。

赛雪一听便猜到如霜和阿蛮,连忙请人进来。

来人是一个40岁上下的妇人,称呼自己是如霜夫人房里的嬷嬷,赛雪殷切接待,询问了关于如霜和阿蛮的情况。

如霜被老太太指给了嫡出三少爷做了二房,阿蛮给了庶出的五少爷做正妻,下个月分府出去过。

听说阿蛮和五少爷分出去能得1间京城的绸缎铺,2间黎州的绸缎铺,600亩田庄,每年进项少说有8000两。

如霜叫嬷嬷给赛雪带了不少新鲜小玩意,看来,三少爷很宠爱她。赛雪也把最近赫连晟送她的小玩意,新鲜吃食分了两份,带去给如霜和阿蛮。给了嬷嬷一匣子点心一块玉石料。

嬷嬷笑的合不拢嘴,这趟来的值,点心给大孙子当零嘴儿,玉石料留给小儿子结婚。小儿子,大孙子,老百姓的命根子,赛雪夫人真是个妙人。

一晃过去了一个月,殷家来信,主母对她嘘寒问暖,还捎给她一坛子玫瑰花蜜酱。

赛雪已经知道了当初殷家卖她得了3000两黄金而不是白银,这个礼就有点轻了。

如果只是家长给孩子当季特产,如同亲朋好友之间随意的送些吃食,又显得刚刚好。殷家主母才真是个妙人,礼轻情意重。

赛雪有样学样,回了一封情真意切的信,封了二坛子京城果脯给殷家送回去。

阿蛮和丈夫分家出府,递了帖子,三日后办了一场暖居宴,听说绛梅,如霜都会去,赛雪决定那天早点去。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