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贤王的瘦马前妻25
书名:快穿之黑化前妻重生了 作者:蚁声 本章字数:2511字 更新时间:2021/05/19 00:23:14

50年后,太上皇夫妻管理的超级联邦大吴帝国,人口增至5亿,推行一对夫妻生3孩的政策,大大把女性从繁重的生育哺育中解脱出来。

生产力提高,人的精神需求就增加,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关注于夫妻之间的感情,还有亲子关系。

最近20年,几乎大部分家庭都是一夫一妻。纳妾的很少,除非是在生育上有问题。

50年太上皇带着他的私军,一直开荒到南洋的时候,在那边种起了一种叫橡胶的树。

这个树太厉害了,橡胶可以做车轮,做各种密封防水的材料,还可以计划生育,杜绝疾病传染。

从南疆到南洋,分了18个行省,太上皇分给了和贵妃生的孩子们。

皇帝没有想到自己闭眼的时候他父皇还活着,并且和贵妃生了18个儿女,拓展了疆土,开创了一代盛世。他自愧不如!

回想自己的一生,作太子的时候,被小一天的二弟处处针对,母后整日以泪洗面。

父皇退位后,他不敢苛待弟弟,全部都封了郡王,把属于他儿子的份额也拿出来分弟弟了。

本以为这样会有个贤德的名声,得到弟弟们的爱戴。

但是他大错特错,弟弟们都是喂不饱的白眼狼。每年不交税赋,还拥兵自重。

特别是三皇子和六皇子合起来招兵买马,七八皇子参与其中。柳家的事就是他们借题发挥。

他们觉得父皇退位不理政务,偏居一偶,宠妾灭妻,醉生梦死。

这都是听他们母妃杜撰而已。在宫里争不过柳靖的妹妹,在宫外争不过柳靖的女儿。

她们不认输,更不认为自己得不到帝皇心是因为她们不够好。他们想联合起来吃掉柳淑妃两个儿子的地盘,还想拉他这个皇帝哥哥做后盾。

他为什么要帮他们?他从小是太子,父皇对他予以重任,从未想过废太子而另立贤能。

他从小并无过人之处,只因为是嫡子又是长子,父皇信他是上天赐的继承人,任谁都推不倒他的位置。

可怜他的母后,总觉得有人要害他,他可以理解,因为他是她唯一的儿子,但是他不能够理解母后为什么如此看轻他在父皇心中的地位,他是父皇的长子,更是父皇的嫡子。

父皇爱他护他的心不比母后少,母后看重他因为他是她的希望。父皇看重他因为他是国家的希望。

母后守了一年皇陵就被接回宫颐养天年,好在皇后孝顺忍让,婆媳关系融洽。

柳家的事情很快被查清,父皇的贵妃原来是南疆圣女之女。父皇为了小他两岁的老丈人,一举吞并了南疆广袤的疆土,让他这个亲儿子心里醋的厉害。

宝熙公主如霜喜欢上南疆一名小将,遭全部人反对。父皇和贵妃却大力支持!贵妃说,我妹妹绝对有随自己意愿挑丈夫的资本。父皇说姐夫给你撑腰,天下男人随你挑!

如霜气炸,什么姐夫,你是我亲爹!四皇子五皇子安慰她,当他是姐夫不好吗?爹待你还能好的过姐夫?看看舅舅,当老丈人得多大便宜,白得一个国!当20多年臣子有什么?爹他愿意自降辈分,我们要成全他。但老四老五嘴上虽这么说,却从不敢喊父皇妹夫!

老三老六,老七老八的封地被父皇收回了,一半给了他和贵妃的儿子。一半给了他这个皇帝的儿子,还写信骂他没用,当老子的人不懂为自己儿子谋划。

他看到信哭的像个孩子,他也想永远在父皇膝下当儿子。要什么父皇都会拿来给他。

他没想到,到了晚年,他和二弟竟然成了朋友,把酒言欢,不醉不归。斗了一辈子,两个娘都死了,只剩他们两兄弟,还斗什么呢?

父皇说他原谅二弟了,叫他有空过去给他磕个头。二弟接到信屁颠屁颠跑了,磕个头白得了1000名技术工人。他好羡慕,他也想去给父皇磕个头。

父皇不许,说当皇帝的人不能出去磕头,直接给他送了2000人过来,还送来一副他和贵妃的画像,叫他留在家里慢慢磕。

贵妃比他小好几岁,父皇真的宠她宠的没谱,太上皇的旨意,他这个皇帝除了老实磕头还能怎样。磕了三天,他偏头疼的老毛病居然好了。

赫连晟接替了叔叔赫连英的位置做了第一个非太监的大都督,他和贵妃的儿子长大后被送去南疆,听说和他生父一样,娶了十个老婆。比他这个当皇帝的老婆都多。

他不想要那么多女人。妻妾之争,伤的还是自家人。他这辈子只有一后三妃,每个都生5胎,够了,再多他照顾不过来。

年纪大了,开始念旧,三弟六弟的生母以前是他母后的宫女,他愿意抚照一二。

让三弟去军中历练,他屡屡受伤,让他去大理寺,结果判错好几个案子,积极进取,但能力不行,根本扶不上墙。

六弟家妻妾不和,互相伤害,子嗣艰难,他没本事管,只会不断纳新人,家里越来越乱,导致府中二十名亲兵在正妻的指使下,竟然当着他的面把六品美人段素素射成了筛子。

吃喝玩乐只要不犯错的闲王,当成他那样,哎,不知道是不是能力真的太差。洗脚宫女的基因不行,母后当年太小气,只想压着别人,根本不顾大局,找来的女人繁衍出歪瓜裂枣。

只可惜这个道理他自己也明白的太晚,他的妻妾在太子时已经定下,是母后为他选的。按母后的眼光选的,并不适合他。

他40岁那年,微服私访,到了一间绸缎行,认识了一个女孩,16岁,一双灵动的眸子,他很喜欢。但,他不敢。

后来打听才知道是皇商王家的女儿,她母亲阿蛮是贵妃的闺中好友。

他果然是父亲的亲儿子,品味都这么相同。但他没有父亲勇敢,那个小丫头许配给了尚书的小儿子,表姐弟,亲上加亲。

父亲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抢夺臣妻,他自己空有贼心没贼胆,太看重朝堂和世俗对他的评价。还是因为太弱了,不够强大,需要有好名声。父皇强大到不需要名声,只要自己高兴。

他很羡慕父皇,一生得一所爱,他只能在梦里去幻想他的爱情,没开始过就死掉的爱情。

十五年前,她的女儿参加选秀,他圈了她的名字,指给自己的小儿子。每次办宫宴就能看到小儿子夫妇,带着孩子们,是他们共同的儿孙,唯以借此方式,和她有关系,这是他的秘密,是他做皇帝这么久唯一的私心。

这一生他没有遗憾,有这样的父皇他觉得很幸福,他在位53年,兢兢业业,不敢谈自己有功,只求无愧于心。

十年后,殷赛雪死在她男人怀里。

都说先离开的人是幸福的,因为悲伤和回忆留给了剩下的那个。

男人却笑她,我们是幸福的,下辈子见,我的小东西。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