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国舅的跋扈前妻14
书名:快穿之黑化前妻重生了 作者:蚁声 本章字数:2356字 更新时间:2021/05/19 00:23:14

陈飞蓬快马加鞭,终于赶到张行之上次告诉他的地址,可惜两人已经离去,一路往南追了200里才见到在田间捉荷花鲤的张行之。

他赶紧下马,把两家定亲的事和祝婉说了。吓得祝婉手里的鱼筐子掉在地上,蹦出7,8条小鲤鱼。

祝婉气她爹娘,如此不讲信用,猴急猴急竟然把婚书都写了。

幸好,陈少爷没有对她一片痴心,要不就是孽缘一段。

张行之,你笑个屁啊!

陈家虽然医药为家,但走的是仕途,和离,休妻的事不被允许。

张家相对宽松,即使最后要靠假结婚迁户籍,祝婉的首选也是张行之。他放荡不羁,对结婚离婚的事看的比较开。

陈飞蓬急得一头大汗,张兄却笑的见牙不见眼,好想喂他一把巴豆。

“不着急,只是写了婚书,还没有去衙门备案,怕什么。你们都回家闹一场,错点鸳鸯谱的事常有。”

“行之,你这是馊主意,我爹最怕没面子,不论是我闹还是婉儿闹,他都没面子。”

“要不我当回恶人,直接抢了好友的未婚妻?”

“不行,与你名声有恶,以后张家的生意还怎么做?”陈飞蓬和祝婉一起反对。

想来想去没有别的办法,只有一起回去,跟家里说清楚,二人并不是那种关系。

张行之这趟来湖州,进了不少珍珠,回去定州转手就能赚2000两,他此行不亏。

三人快马加鞭赶回定州,张行之先行一步去转手珍珠。陈飞蓬和祝婉告辞,他要回父亲家拿婚书。祝婉自己回镇上,先回家拿婚书,再迁户籍。

陈飞蓬生母早逝,15岁就出府去了镇上的铺子,至今没有忤逆过父亲。他忐忑的回了家,见到父亲竟然与几个哥哥都在。

一家人神色紧张,父亲低声告诉他圣人身体违和,听曾祖父的意思,怕是过不了下个月。

一朝天子一朝臣,大魏国,马上就要变天了。这次改变对陈家的根基必有影响。曾祖父已经80高龄,如果新帝继位,必然是告老还乡的最佳时期。

问题在于,祖父陈家大老爷能否获顺利获得太医院左院判的职位?如果可以,他父亲即便是庶子,也会更上一层楼。如果不能,陈家的根基被削弱,以后怕是不好过。

天子驾崩,一年不许婚嫁,父亲说他和祝婉的婚事可能要推到后年。他再三强调和祝婉只是好兄弟,两家都误会了。

父亲说他们还小,分不清男女之情和兄弟之情,长大就会明白,男女之间哪里有什么友谊。

只要有感情,彼此在乎对方,就说明遇对人了,这就是良配。

这样吗?陈少不禁自问,他的确很在乎祝婉。但要结为夫妻?他真没想过。

父亲禁不住他再三恳求,把婚书递给他,只是无奈叹气,傻小子,以后千万不要后悔。

他想了想,真不后悔,他喜欢的是那种会让他茶饭不思,刻骨铭心的女子,而不是祝婉这种,平平淡淡。他跟祝婉相处很舒服,就和张行之一样,这不是他要的夫妻感情。

告别了父亲,陈飞蓬马不停蹄,赶回镇上的铺子简单洗漱,便去了祝家。

祝婉骑马直接回家,风风火火抢了婚书,直接撕了。

祝家父母一面高兴女儿回来了,一面生气女儿撕婚书,陈少爷斯斯文文,看起来就是个好女婿,为什么这孩子这么别扭,如此良配都不乐意?难道婉儿在意的是张公子,他们搞错了女儿心思,乱点了鸳鸯?

祝家父母疑惑不已的时候,陈少爷前来拜访。

只见陈飞蓬进屋后,和长辈打过招呼,就把婚书从怀里掏出来直接给了祝婉,祝婉二话没说上手就撕了。

只是,还有一份婚书呢?该不会去备案了吧?

听祝大哥说还在官媒那里,祝婉和陈飞蓬毫不犹豫,赶紧去撕。

官媒并不在官府,只是官方认证的媒人。他们的婚书在资料库,还没有备案。

二人急急忙忙去资料库找他们的婚书,路过一个媒人房间,祝婉左眼余光竟然扫到了卢俊的妈!原主的第二任婆婆,就是最后把原主磋磨死的卢家。

祝婉停下脚步,躲在门口偷听,示意陈飞蓬自己去取婚书。陈飞蓬很快就取回了婚书,不解祝婉为何偷偷摸摸听墙角。

祝婉比了个禁声的动作,既然拿到婚书,有事他就先行离去。自己则继续偷听。陈少爷做不出听墙角的事,赶紧带着婚书离开,他想着回家就直接烧了。

祝婉听清楚了卢母的来意,她来求媒人为他儿子说媒,说媒的对象竟然是祝婉自己!刚才一个照面,显然她还不认识自己。这就奇怪了,见面都不认识,还表达出个鬼的急切求娶之心?

祝婉一直有疑虑,为什么原主死之前,卢俊要说是有顾晴晴的仰慕者买她的命。她不信卢俊有这么好,折磨致死还让原主当个明白鬼?

祝婉一路悄悄的跟踪卢氏母子,她要查个明白,害了原主的人,她不想放过。

没想到,卢家老娘竟然去了顾家?

顾家在镇上房子不大,也不隔音,祝婉很容易就在侧面找到了隐蔽自己的位置,这个位置好,里面说话外面听的很清楚。

“大妹子,你为什么非要我家俊儿去提亲?我家是个什么条件你又不是不知道。”

祝婉当然知道卢俊什么条件,就是个天阉!生理心理都变态!

“俊儿知书达理,有才有貌。祝家丫头粗鄙不堪,除了娘家有点小钱,俊儿怎么就配不的了?”

知书达理?她怎么不知道卢俊知书达理,虐原主的手段倒是层出不穷。

“顾家的,你给我说实话,祝家是怎么得罪你了,以后叫我也好有分寸拿捏?”

“她那个黑心肝的,姓祝的全家都黑心肝,害的大郎当了赘婿”

“你少跟我说这些虚的,好处费有多少?”

“祝家疼闺女,嫁妆银怕是有30两,你就说动不动心?”

顾母说这话一点都不背着两个女儿,大小姑子一直知情,都当原主一家人是傻子。

祝婉感觉到嘴巴被捂住,吓了一跳却叫不出声,回头一看是张行之,放下心来,不知道他听到多少。

二人又听了一耳朵才悄悄离开。张行之说她反应迟钝,他一路跟着,她都不知道。就这水平还想还想过两年赈灾救民,莫把人笑死。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