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国舅的跋扈前妻16
书名:快穿之黑化前妻重生了 作者:蚁声 本章字数:2445字 更新时间:2021/05/19 00:23:14

祝婉当晚和张行之的狐朋狗友一起敲完闷棍,第二天一早陈飞蓬把婚书拿去衙门备案,二人就启程去了京城。

祝婉骑在马上感觉无聊,又在脑补,法律上,他们已经是未过门的夫妻,如果陈飞蓬掉马摔死了,她就是望门寡,和嫂子菊花一样。

如果娘家不够强硬,陈家是有权处置她的后半生。

“喂,别骑那么快,注意安全!”

和离之前,陈飞蓬绝对不能死!

上次到京城是和二哥,张行之一路骑一路玩,7天才到。这次不停赶路,快马加鞭,3天就到了。

到了陈宅,大老爷竟然亲自接待,大夫人也不停的夸祝婉,搞的她好像是亲生的孙媳妇一样。

第二天就跟着大老爷进宫面圣,见皇帝之前先见了曾祖父。80多岁的老人家,精神矍铄,双眼有神,不亏是名老中医,很懂得养身。

这次面圣,祝婉只在回廊等了一小会就被传召。皇帝脸色看起来就不好,将行就木,药物只能帮助残喘多些时日罢了。

没想到皇帝还记得她,记得献安防图的祝家。皇帝说他们献的药方,图纸都是利国利民的义举,夸他们年轻人有情有义。

赐了陈飞蓬六品御医的职位,封了祝婉五品诰命夫人,这种诰命是虚的,除了一套诰命服和册封状,什么都没有。

男人出人头地后,母亲和正妻的诰命一般会虚浮一级,这便叫做抬举。陈飞蓬六品御医,她就是五品命妇。

太医院最高的院判是从四品,相当于高官的级别。地方官员最大就是从四品。陈飞蓬六品相当于郡守,比他们镇上的县令还要高一级。她现在的品级见郡守他娘都不用行礼。如果遇到五品知府,见了面还是要行礼,因为她的品级是虚的,知府有实权。

皇帝一句话,她就从一个普通的良民成为了有品级的御妇,以后在镇上她能横着走。

这都是托了菊花三弄的福,离她和离后顺利去湖州定居多了一重保障。

陈院判喜形不露于色,这个曾孙能够有今天的造化,的确是陈家有幸。

新帝上位必将提拔新人,广施恩泽与旧人,陈飞蓬新旧都占,只要他有真才实学,十年之内五品上奉之位不难,陈家有望。

皇帝精力跟不上,说几句话就昏昏欲睡,他们一炷香的时间都没待到就跪安回家了。

陈飞蓬第二日便随爷爷上任,日夜在太医院轮值。

祝婉一个人在陈家发霉,陈家几个年轻媳妇和待嫁的小姐都受命来陪她解闷。

男人出去上班,女人持家忙家头事务。闺中待嫁的就比较清闲,聚在一起,绣手帕,打络子,或是打牌做些吃食。

陈家拿出菊花三弄公子的分红给他们在京城好地段置了房产,三进的院子,还贴了不少钱装修置办,等搞的差不多才派人接祝家人过来,因为陈飞蓬的工作,只有委屈亲家在京城办喜事。

祝家父母云里雾里,女儿才回来一天就又和陈少爷跑了,听说陈家把婚书拿到衙门备案,这两孩子是又和好了?那张公子怎么办?是不是很伤心?

祝母看到张公子强颜欢笑的样子,心里就埋怨自家女儿。早早选定就不会拖得张公子受情伤。肉伤痛过愈合就不通了,情伤以后想起都会痛。

祝家不是这样不讲脸,玩弄感情的人家,也可怎么办才好?只叹自己没有多生个女儿赔给张家公子。

祝家父母和两个哥哥都觉得对不起张公子,凑在一起想办法弥补婉儿的过失,最后决定京城的成衣铺子不要了,赔给张公子。

所有这些祝婉想都没想过,也猜不到她娘家人在脑补些什么。

等祝家人来京见面以后,她才知道家人对自己的意见有多大,总结:善良的人宁可自己吃亏也怕亏欠了别人。某些人则相反,比如顾家和卢家,还在不依不饶的找茬,要祝家三兄弟赔钱。

祝婉跟他们解释半天都说不清楚,祝家人认死理,铺子说不要就不要了。

听说张行之笑呵呵的收回了成衣铺3成股份,一副哀伤被抚平的样子,祝婉的牙齿忍不住格格响。

她下蛋的金鸡就这么没了!祝家人却如释重负,内疚的心得到平复。

直到结婚前,娘家舔妆的时候,她得到张行之送的一张湖州铺子的地契和铺子员工的身契。竟然是成衣铺的分店,完完全全属于她一个人。

投桃报李,接下来一个月,祝婉都在房间画图样子,衣服首饰鞋袜,系统有的,她每样都画一些出来,一共画了三百张,厚厚一叠,包了防水纸,托陈飞蓬送去给张行之。

做生意,她真不行,描红画样子,慢慢上手了。

除了给张行之的图样,祝婉也写了不少方子给陈飞蓬。进了太医院,陈飞蓬每天一半时间在轮班,休息的时候就在太医局看书,休沐的时候才能回家和祝婉见一面。

他们亦师亦友,每次和祝婉讨论药方,都有新的体会,结合他平时看书的领悟,他理论知识越来越丰富,就差在病理上多实践。

在太医院轮班,不比在镇上开药铺,能直接接触病人。他品级不低,资历却浅。除了整理文案,就是照顾药材,出诊和会诊都轮不到他。

祝婉笑,“嘴上无毛办事不牢,不要忘了你才16岁。老中医老中医,老以为这经验丰富。等你熬到爷爷的年纪,病人排队找你看。现在何须气馁,趁年轻多多积累,30岁肯定小有所成。”

陈飞蓬被祝婉安慰到了,天天在太医院坐冷板凳,说不煎熬是假的。要不,他休沐的这天就给贫民窟的穷人免费义诊。拳不离手,曲不离口,作为一个医生常年见不到病人,业务都生疏了。

祝婉很赞同,平时在太医院值班誊抄病历,空闲看一看医书,每逢休沐的时候就可以实践练习,到时候两人一起去,她懂一些妇科疾病的医治,也缺乏实践的机会。

祝家在京城住了两个月,都想回镇上。最后决定,爹妈待大哥大嫂和小孙女回去。

二哥和弟弟留在京城,二哥跟着张行之天天在外面混。小弟在陈家的学堂继续读书。

祝婉结婚收了很多礼物和礼金,爹娘什么不都肯要,说他们的钱已经足够生活的很好。

陈飞蓬也不要结婚的礼金,他还把自己的积蓄也给了祝婉,不管她拿去做生意还是买地买庄子。

祝婉把大钱都给了张行之,不管他做什么生意,最后换成湖州周边地区的良田给她就行。

祝婉花了300两钱在北城平民的地方开了间药铺,请了两位医生坐诊,休沐日陈飞蓬和她一起去免费义诊。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