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知青的文盲前妻23
书名:快穿之黑化前妻重生了 作者:蚁声 本章字数:4357字 更新时间:2021/05/19 00:23:14

舅舅叫王峰和知青们先把人带回去,如果有什么话一个小时后去会堂说。这件事总归要有个交代,他可不想引弟和这个吃软饭的有什么关联。

王峰0.7工分在知青里是独一份,隐隐约约成了知青里的头。他也觉得有事谈清楚好,这个董建业神经兮兮的,真有毛病早点送回去,就在这里搅屎棍一样可不行。

村长也觉得这事还是需要一定解决方式,知青来者是客,他们该礼待就礼待,但也不可能让村民被人指着鼻子骂吃软饭。

如果柱子是他儿子,他一样上去一巴掌削死他。刚才柱子兄弟群殴他的时候,他根本懒得管,只要不出人命,随他们出气。

被董建业搅和之后,大家也没了吃酒的性质,真是讨人厌!好好的一顿席就这么给败了兴。

梁念知道董渣不安好心,从他在原剧情里缠着后妻赌咒发誓就知道他这人不达目的决不罢休。说起谎来草稿都不打。

看她一会怎么治他!

她对家人好,做好吃的,背诵新的文章,想念乔震,都有好心情。

只有董建业这人天生就是恶心人而存在。

好找捶死怎么办?

梁家这边结束了家宴,把准备好的糖,烟,酒给每家都送上,听着大家的祝福,也算是把过继的事定了。

其它村民也知道有这事,但这年头,家家户户都不够吃,没人会请客吃饭,一般有根烟意思意思就行。

下午梁爸上工的时候,烟糖都发过了,现在村民都知道绝户家也有儿子了,就是柱子。好事啊,有烟有糖,高兴啊。

梁家最近喜事真多,又是修院子,又是当广播员,又是过继了儿子。好事都上赶着去他家了。

吃了饭没事的村民,关系稍微近的,也想着过来看看,吃饭是真没想过,就是凑个热闹,闲着也是闲事,串门唠嗑呗,再说,有了儿子就不是绝户了,上门去坐坐,乡里乡亲的多走动走动。

抱着这样想法的不在少数,下午吃了糖的,嘴里还甜滋滋的。吃过晚饭,收拾完,洗完澡,在屋里也热,去柱子新家转转再回来睡。

来的早的一批村民刚好碰到带董建业回去的知情们,见他哭哭啼啼的样子,好生奇怪。

还有些直接进院子,见认亲的都吃完了收拾好了,准备开始唠嗑。没想到看到柱子妈两个脸肿的像包子,又想到出去哭哭啼啼的知青。这是咋地了?

于是柱子妈跟倒豆子一样诉苦。从她见到他像个瘌蛤蟆缠着邹萍萍说起,越说越生气,骂骂咧咧就一直没停。

村民听了个大概,这还得了,别人家办喜事,他个外人不请自来,还骂人,看把个老人家打的啊,这还知识青年?怕不是流氓青年吧。

听说一会去会堂,村长亲自问案,那还等什么,去看看村长要怎么秉公处理这事。

于是,众人匆匆只参观了柱子新家的院子,看着地上的鹅卵石,旁边的花圃,水龙头,下水道,纷纷感叹着梁家为了过继儿子,怕是把家底都掏空了。又骂董建业遭天杀的东西,专门搞破坏!

村民们同情柱子妈,本来就少了个儿子,还被把脸打肿了。也同情梁家花这么多钱,最后好事被搅和了。

一传十,十传百,才一个小时,村民几乎都知道了,家家户户都不去梁家看新房,转头去会堂,看村长办案。

董建业回去休息了下,冷静了点,知道自己不能同时得罪村长和书记。所以,他必须示弱,今天事情搞大也好,他必须破釜沉舟把名分定下来。

还要通知所有的女知青,女人们吵架更在行。那个疯老太婆和她媳妇们发疯,谁都管不了。他也需要女帮手,打造他弱者形象。

会堂内,村长书记坐在上面正中间,梁爸柱子,柱子妈和兄弟代表,一起坐在会堂前面右边一排,看戏群众坐在会堂后面。知青则坐在会堂左边一排。

梁妈,表弟表妹和梁念,压根挤不进去。

进不去该如何搓死渣男?

时间差不多,人也坐满了。村长开始讲话,他先说来了梁家村就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有什么事,大家摊开说。

骂人打人的行为都是恶习。分别批评了董建业和柱子妈。两个人别人站起来鞠躬道歉。

村长本以为事情就完了,没想到,董建业竟然又哭起来了,日个仙人板,怕不是个真娘们!

董建业哭,说梁引弟背信弃义,一边勾引他一边去跟柱子好上了。

什么?梁引弟跟柱子好上了?他们两要好的上还过继什么儿子,直接就是女婿了啊,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村长更是纳闷,梁引弟没事勾引他干什么?0.4工分也好意思说0.5工分的梁引弟吊着他?梁引弟夫家什么来头,别人不知道他还不知道?

这个董建业应该是个女疯子。

舅舅听他这么不要脸的说外甥女勾引他差点气炸了。难怪引弟那么乖巧的孩子都要踢他。

柱子妈完全不能忍,作为少数知道梁引弟订婚飞行员的人之一,她儿子的新妹妹,四舍五入就是她女儿。

“你满嘴喷的大粪,老娘今天不撕了你的臭嘴,叫你乱喷”。柱子妈冲上去打他。

知青们赶紧护住董建业,对方是个烂泥,他们是娇贵的瓷器,不能硬碰。

“你个不要脸的,缠着她,她不理你,骂你瘌蛤蟆想吃天鹅肉。”,柱子妈边说边指着一旁看好戏的邹萍萍。

“还说我闺女勾引你,你撒泡尿看自己个鬼样子,瘌蛤蟆还想吃天鹅肉。要钱没钱,要样没样,干活0.4,还比不上个娘们”。

董建业忿忿不平,“那是你们给我穿小鞋。”

村长怒了,拿记录本子来。于是重新放着所有人的面,一条一条的当着所有人,重新算他的工分,从开始,一直算到今天,平均每天0.34。气的村长一个本子砸董建业脸上!

知情们也吓一跳,他们看着算出来的结果,居然这么少。

村长再算了同期柱子的,1.17。同期王峰0.74。其他人懒得算。

“好,你说我给你穿小鞋!你的工分该怎么算就怎么算。之前0.8不作数,那就按你实际的来!所有人,都按实际的来,要我这个村长公平。小数点后保留两位!再之后四舍五入”

村长掷地有声,全部人安静。

舅舅起来说:“你说我外甥女勾引你,证据呢?别说是因为几个鸡蛋,那是我叫她送过去的。每次你都找她要鸡蛋,最后要烦了她都打你了,你还好意思说她勾引你。”

知青们不可置信的望着董建业,原来是这样啊。他们还真以为是梁引弟看上他了,他还死不承认,原来是硬找人要鸡蛋吃。

舅舅转过头,问知青,其实是对着王峰问:“你们和他住一起,看见过他吃鸡蛋没有?那又见没见过我外甥女和他单独相处,或者和他处对象?你们是不是最近没见过他吃鸡蛋?”知青们被这样一问也愣住了,最近一个多月没见过了,他也不承认处对象,怎么能说是勾引他呢?就算人家喜欢过他,也没有对不起他,董建业怎么还像个怨妇了。

柱子妈站出来,说,她亲眼看见前不久,他跑去跟邹萍萍谈对象,邹萍萍骂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村长问邹萍萍是不是有这件事,邹萍萍想讨好村长和书记,别说是真的有,没有也有。

邹萍萍站起来,用播音员讲故事的手法,将事情经过讲的清清楚楚,还反复声明她跟他根本不熟悉。不知道他那天为什么发疯缠着她,她吓得要死,情急之下才说出那样的话。她不是这样的人,只是太害怕了。

有了邹萍萍的证词,知青们更是不敢相信,董建业原来是个这样的人。

王峰站起来作为知青代表,不卑不亢:“开始是收到梁引弟同志带来的十个鸡蛋,非常感谢村民们的照顾。以后隔三差五,董建业的确有拿过鸡蛋到宿舍吃,他说是教梁引弟同志识字所以得到鸡蛋,再之后一个多月没见过他在宿舍吃鸡蛋了。董建业说过并不是和梁引弟同志处对象。我们没有人亲眼见过他们二人单独在一起。”

董建业这时候有些慌乱,没想到邹萍萍指证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更没想到书记知道鸡蛋的事。他改变策略,决定把误会进行到底。

“那看来是我误会了,梁引弟同志总是隔三差五的拿鸡蛋来找我,还问我以后回城了她怎么办,我以为她是在跟我处对象”。

言下之意,是梁引弟主动找他,给他吃鸡蛋,还诱导他误会了。

“放你的狗屁!”梁爸忍不住起来骂人了。“我女儿早就跟我说你个不要脸的骗她鸡蛋吃,她想当播音员想识字,你就骗她说教她识字。结果一直偷偷等她浇水的时候约她,她就第二天带给鸡蛋给你,你只吃蛋,一个字都没教过。后来还是她表弟教的。”

“梁老同志,就梁引弟还当播音员?你这吹牛也不怕闪了舌头。她就是贪图我城里人身份才不要脸勾引我。”

村长觉得不用说了,这个董建业绝对是有臆想症,一下子邹萍萍一下子梁引弟。

还贪图他城里人身份,笑死了,他户口现在落在他们村,他就是梁家村的人。

相反梁引弟的户口被迁到京城去了,是城里人,身份证都下来了。不知道梁家什么时候相了那么好的女婿。还看得上个董建业,眼睛瞎枯了都不可能。

董建业见大家不说话以为无话可说便道:“本来我也不是很喜欢她,只当她是一片痴心,权当是做善事,娶了她算了。所以,今天看她另投他怀,琵琶别抱,我就一时气不过,没忍住。十分抱歉!”

这个时候,广播站的声音响起来,梁念只开了会堂的喇叭,其他的都关闭了。

“乡亲们晚上好,我是梁念,小名引弟,梁引弟。是不是有两个小时没听到我的声音啦,都很想我,是不是?没办法,我就是这么惹人喜爱。我先念朗诵一篇文章。题目叫作,纪念白求恩。

我和白求恩同志只见过一面。后来他给我来过许多信。可是因为忙,仅回过他一封信,还不知他收到没有。对于他的死,我是很悲痛的。现在大家纪念他,可见他的精神感人之深。我们大家要学习他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从这点出发,就可以变为大有利于人民的人。一个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王峰第一个笑出来,梁念原来就是梁引弟。邹萍萍气得发抖,要是早知道是她,她才不作证,让她跟董建业那个癞蛤蟆凑一对去。

“我再给大家唱首歌,我自己编的哈。今天是个好日子,咱老百姓,真呀真高兴,祝你平安啊祝你平安”。

村长懒得理神经病,和书记一起走了。村民们还有没明白的,拉着笑出猪声的问原因。

王峰也笑的不行,他还要回去宿舍看书。

柱子妈笑呵呵的跟旁边人说柱子妹妹上的是京城的户口马上要去婆家读大学了。

梁爸领着儿子回家去吹风扇。

邹萍萍鼻子都气红了,瞪了眼董建业这个丢人现眼的东西跑回她的小单间去了。

知情们面面相觑,梁念就是那个送鸡蛋的梁引弟啊,她家院子好大,鹅卵石,电风扇,条件真好,难怪有那么多鸡蛋可以到处送,不知道她还缺识字的老师吗?只吃鸡蛋,绝对不自作多情的那种。

她就是梁念,啊啊啊,暴风雨快来吧那个梁念,妈妈啊,董建业个神经病怎么讹上她了?

董建业感觉很恍惚,人来人往从他跟前走来走去。他幻听了,让暴风来的更猛烈些吧,梁引弟今儿真高兴,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梁念祝你平安。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