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贤王的瘦马前妻04
书名:快穿之黑化前妻重生了 作者:蚁声 本章字数:2534字 更新时间:2021/05/19 00:23:14

阿蛮很开心认识赛雪,两人还交换衣服上的络子,嗐,好纯真的感情。

绛梅和如霜不知道该怎么对待阿蛮,以前没学过,听赛雪说就当殷家多来一个姐妹相处。她们就明白了,马上热情起来。

这些采买的人常年做这一行,行有行规,1500两是个分水线。

大部分集中在1200-1300。

1500两以下的确是用等量银子买。

1500-2500只是个分数,每个都要在地下室拍卖,通常双倍价格成交。

至于2500以上,都是万里挑一的绝品,收的不是银子而是黄金。这次竟爆出了个3000,那家只附带一个条件,1800和2000的两个必须一起买走。

他们这次花了3000两金,7600两银,带这三个回京转手能赚至少一倍。

每年他们只买2500以上的绝品,越贵的才越赚钱。

1000多两的选择太多,讨价还价,赚个路费没意思。

几天后,她们下船,和原剧情一样住进一个小别苑,几个女孩子都不知道会送去哪,又害怕又憧憬。

牙行的人有她们每个人的详细资料,价格越贵的越详细,干了几十年的老嬷嬷们上手一摸一掐就知道是什么货。

一大早就开始竞价,每匹马的详细资料,特征,特长,买家心中有数。

3000的那个同时被好几个买家盯上,看来,价格能飙到一个让牙行十分满意的数字。

一轮竞价,最终一万两黄金成交。

晚饭后,一顶小轿说来抬殷赛雪,竟然和原剧情不一样!她死都不走,非要等姐妹们的归属定了,她才肯走。

原剧情是她们都知道彼此婆家后,才欢欢喜喜各自上路。

牙行的人无奈,只有把那三个提前拍卖。仅仅只用了一炷香的时间,牙行的人就来报喜,绛梅被尚书家定了,阿蛮和如霜都皇商王家定了。

殷赛雪没想到,阿蛮和如霜被卖去同一家。知道了她们的下落,她也不多说什么,上了小轿。

原剧情里,六皇子很尊重她,写了婚书,摆了喜酒才和她圆房。所以,她不怕,他男人有足够时间会来救她。

然而,她没想到剧情已经被她改变。

这次并不是送往六皇子府,而是东厂,大都督府。

殷赛雪下轿的时候一脸懵逼,这是哪里?

8个宫女把她扶进房,为她漱洗,打扮。问她们什么都不回答,不会都是哑巴吧?

赛雪被洗得香喷喷,头发也都被抹了香膏,房间里,四周的摆设精致华贵,比她当首富那一世奢华的多。

床也太舒服了,泡过澡犯困,越来越困,直接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有人回来,赛雪头晕脑胀,尽量聚焦眼前,一个穿蟒袍的男人!

原主记忆,红色蟒袍是皇帝特赐,极具皇宠的人。

这是谁?这个不是她男人!

看起来很凶,很严肃!有杀气!

赛雪决定淡定,先声夺人:“你谁啊?大晚上扰人清梦,懂不懂礼貌啊?”

“你就是那个扬州的?”

“我是扬州殷氏庶女赛雪”

男人从袖子掏出一张纸扔在她床上。

看情形是叫她自己看。

一看差点气死,全部是关于她的隐私,记得清清楚楚。包括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变态!还有适合她的骑马方式,无耻!

“一万两黄金就买你这种货?呵,一群蠢女人”

“一万两?黄金?你被骗了,我的彩礼是3000两银”

“哦,已经被骗了怎么办?”

“麻溜的把送我回去”

“回扬州?那你赔我金子?”

“冤有头债有主,谁骗的找谁去啊?”

男人又掏出一张纸,她的庚帖,婚书,她竟然是赫连晟的妾!哔了旺财!妾你妹啊!

妾通买卖!她选择狗带,古代的妾没人权啊。

系统警告,取证任务未进行,狗带无效。

妾的文书撕了就行,对!撕!

男人很意外,她竟然把自己的合法身份证撕了!这个女人看起来脑子很不灵光的样子。

“以后你就是黑户,被宰了都没人管。”

殷赛雪惊呆!什么鬼!查询系统。

系统提示:凭婚书上户籍,没有户籍就是黑户。

好吧,这个世界的规矩她还不懂。

“那你再写一份,我不当妾”

男人气笑:“你还想当妻?”

“不稀罕,我只当我自己”

“还我金子就放你当自己”

“那就写姐吧”

“美的你!”

“我的确很美!”

男人把她撕了的婚书交给外面进来的一个小太监,自己转身去了内间洗漱。

殷赛雪心里打鼓,她男人还没来,今晚这人硬来怎么办?

逃?大门都出不去!找个花瓶敲晕他?

她跳下床,怕发出声音,赤着脚,抱了个花瓶,蹑手蹑脚的进了内屋。

天惹!她看到什么了,这人竟脱光了!臭流氓,我砸死你!

“哐当”,花瓶落地,响声格外大。

惊来了外面守夜的太监。糟了,她闯祸了!

怎么办?人没砸到!却暴露了自己!还看到了不该看的。

男人正对着她,什么都没穿!辣眼睛!她赶紧跑回房,躲进被子里,装睡。

男人叫小太监们退下,自己接着洗漱完,什么也没穿,回屋,扯开赛雪被子,钻了进去。

赛雪好害怕,她男人怎么还不来!再不来她就清白不保了。

“花瓶1000两,从你月钱里扣,不能惯着。”

“我月钱多少?”

“低等妾室,10两”

“我不当妾”

“由不得你”

“我一定会还你钱”

“本来就该还”

“别碰我,你去别的妾室那里睡”

“白拿月钱?想的挺美”

男人没有给殷赛雪反抗的余地,也没有因为她年幼的身材初次承欢而怜惜。

疼!非常疼!

除了身体的疼,精神上的羞辱感,灵魂上的排斥。殷赛雪咬舌自尽被系统一次又一次制止。

她好恨,恨这个男人对她用强。恨自己软弱无力。恨这个身体的条件反射。恨这个女人没有权利的世界。恨拐卖她的人贩子。

也恨那个说以前以后都是她丈夫的人!

天快亮的时候,男人才由几个小太监伺候着穿戴整齐离去。

殷赛雪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像死去一样。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成了低等妾室,通买卖的那种。

男人走后,三个婆子才进来,架着殷赛雪去了净房。

她浑浑噩噩的以为是只简单清洁,疼痛传来才意识到,她们是为了洗去男人留下的痕迹?

这是怕她怀孕?总不会是洗洗更健康,好心为她上药疗伤?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